L

繪姬、曜梨、曜all、杏夏病患
電腦版有上標籤,歡迎使用
頭像來源:A-shi(經繪師同意)

【千曜】兒童十五題(14)

沒想到我也有有生之年系列(土下座
@柴犬  14. 抱抱我

———————————-

對於一個正值叛逆青春想到處跑的高中生來說,還有什麼事情能比在暑假期間、突然委託要照顧一個剛上幼稚園的小朋友來的麻煩呢?

「曜ちゃん──千歌想吃蜜柑──!」
拖著喏長的的音調喊著,歪倒在渡邊家沙發上的小孩邊看著電視、一腳跨上了隨地坐在沙發邊啃著營養乾糧棒的灰髮人。

到也不是真的因為不能去練習跳水感到枯燥,只是從橙髮小娃寫完功課,開始纏著自己要吃蜜柑,到現在渡邊家的蜜柑被清得精光卻還喊著不夠,年上的灰髮搔搔頭,左思右想了一番──在一天當中室外溫度最高的時間出門可不是明智之舉。
拿起遙控將原本播著船隻介紹的電視頻道轉到...

 

【曜梨】夏

日安、這裡是過期寫手(搖手
好久沒寫文感覺腦袋手感全都生疏了起來......

———————————-

炎炎夏日,在室內有冷氣及風扇的存在簡直是人生一大福音,但對室外派的曜來說......

「不能出去實在是太無聊了──梨子ちゃん──!」

穿著短袖透氣衫跟短褲,成大字型躺在木頭地板上尋求更多涼感的人兒埋怨著,而吹著風扇坐在鋼琴前寫著曲的人也是克難似的將酒紅色的長髮盤起,身上只穿著長版背心。
前些日子受到颱風影響,幾乎沒能出門透透氣,沒想到颱風一離開後又是接連的高溫特報,當初為了能時常看到大海而選擇在海岸邊附近的住處,沒有室內泳池的小鎮讓渡邊曜後悔了起來。
更不幸的是,賴以紓解燥熱的冷氣機在今天早上宣告陣亡。

「...

 

【曜梨】

日安(探頭)大家好久不見啵啵啵啵啵......(下沈

youriko分割線youriko
————————

吻的味道,應該是什麼感覺?
甜膩、酸澀、帶有對方獨特香氣的?

不、大概只有剛才對方吃了什麼的味道......

開玩笑、如果只是那樣的話,渡邊曜絕對會在每餐之後就去漱口刷牙,而不是趁著酒酣之時便沉溺在櫻內梨子的唇舌下。

「曜?不專心的話是不行的。」

渡邊曜清楚知道,自己的戀人被分到有guilty為名的小組絕對是有其原因的,但不讓自己分心的話,可是沒有辦法讓梨子滿足之前就被慾望席捲。

濕熱的舌尖遊走在耳邊、臉頰,就是不靠近曜感到寂寞開始一開一合的雙唇。這樣的曜更讓梨子想多加玩弄一番,大膽的舔上有些乾燥的唇角...

 

【曜梨】Limited Addiction

久違上浮,開了台小車出遊(
希望可以留言分享你喜歡的CP,喜歡她們有什麼樣的互動,我會私信這台小車給你
沒有老福特的噗浪、微博也歡迎

篇幅不長,約1700字


*需要補充一下,不是點文喔!

 

【南黛】

去年11月的腦洞,不擅長科幻類型的我還是就此打住吧...
PS可能有點悲傷(?

——————

悠晃的步伐,深紫的披風是她的引以為傲的代表物。
逐漸感到乾涸的腔內透過血液流經大腦,提醒著那與身對紅褐的渴望。

『想要、需要......。』的聲音在腦內喧囂。

自己叫什麼名字呢?
被飢渴沖昏了頭一時沒能想起來。
也或許是因為時間太長太久,各種對於自己這種生物的稱呼所以忘了曾經為傲的名字。

「──松浦果南。」

能讓自己想起的是那聲輕喚,溫柔帶著強硬的語氣,碧綠的雙眼並未因自己的真實身分而退縮。
要說這輩子有過什麼遺憾呢?

「大概是沒能跟妳走到最後吧?」

回到相識的最初,回到親手葬下妳的樹下。
「我願與妳長眠於此......」

──黛...

 

【曜梨】

大家好久不見,該是冬眠的時候了(縮回被窩

——————

「現在......是幾點?」
揉揉眼角透過窗簾看起來還是灰暗的天空,酒紅轉向另一側尋找昨晚推著自己、說著「早睡早起才會有精神!」的人。

熟睡的臉、被手臂壓紅的臉頰、陷入睡眠半開的小嘴,規律的呼吸帶動身體的起伏──大概只有這種時候不小心會沉浸在這種過於安靜的時刻吧?

「這樣會流口水的喔、笨蛋曜。」
明知就算以平常音量講出來對方也不會輕易被吵醒,酒紅仍降低了音量,伸出食指戳了戳睡得像孩子般的臉。

一如高中時期,雖然出了社會、有時也為了工作需要熬夜,曜仍是當初那個不善於與睡魔對抗的人。但對梨子來說,過去總是被對方叫醒的日子,如今角色對調倒是也別有一番好處。

在...

 

【曜梨】クリスマス

祝大家聖誕&新年快樂🎉

———————————

「曜ちゃん收到了什麼聖誕禮物呢?」
「......诶?」

以優秀的推薦成績,確保大學進路的人並未因此鬆懈下來,在充滿過節氣息的十二月也好好準備著未來科系的習題。
打斷安靜氣氛的是之後打算也到縣外努力的青梅竹馬──高海千歌。
在Aqours解散後,大家各自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在黛雅、果南及鞠莉畢業那天曜與梨子向全員公開了兩人在交往的關係,迎接兩人的是眾人早就知曉的祝福,至於當天的困窘曜自己一點都不想憶起。

由於鞠莉假期即將結束要趕回美國,今年Aqours的耶誕派對被強制提前了。
「普通的......普通的唇膏......」
「诶──!真好耶!為什麼是普通的...

 

【曜梨】

突發小段,求不嫌棄(合掌

-------------------

在低頭喝湯的時候以偷偷抬起的視線觀察著,舀起熱湯接近唇邊停下的距離,微噘起的唇吹散熱氣,將湯匙含進嘴中,擔心沾到唇角而伸出粉嫩的舌舔了下嘴角。

「曜ちゃん?」
「──呃、唔......」

──嘴角,沾到剛剛的麵包屑了喔。

微微上揚的弧度,讓原本還慌亂想著理由的人看得出神。
平常舞動在琴鍵上、握著鉛筆譜寫著美妙旋律的手指揉上曜的臉頰。

──是我臉上沾到什麼了嗎?
明明被擦著臉的人不是櫻內梨子,琥珀調皮地眨了眨問著呆愣的人。

「沒、沒有,不知道今天的菜色、梨子ちゃん喜不喜歡呢......」

『隨口編織出的謊言肯定會被輕易識破吧?想跟上次一樣,兩人間能有更...

 

【南露】兒童十五題(10)

回饋噗浪的點文
好久沒寫(笑cry   @RB 10. 頂住你下顎的頭頂


-----------------------------

「果南ちゃん又長高了呢。」

「嗯?但是我還沒有像露比姊姊一樣呢......」


紫藍長髮的孩子鑽進雙手跟欄杆中的空間,頭頂著後者的下顎,望著欄杆外池水中游動的海豚。


「果南ちゃん想要跟露比一樣高嗎?」

「嗯嗯,要長的比露比姊姊高!才可以保護露比姐姐!」


搖了搖頭,小臉揚了起來露出大大的笑容,只不過這樣的笑容卻沒能傳達給已經高三的露比。


「果南ちゃ......」

「──知道喔、露比姊姊考上縣...

 

【曜梨】

渡邊曜似乎有著在睡前看影片的習慣,至於目前在歐洲短期留學的戀人怎麼會知道呢?都要歸功於睡前兩人短暫的熱線時間。


「抱歉梨子ちゃん!昨天講到一半又睡著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比起平常低落了許多,但是差了六小時左右的時差,在學校也拼命練習、念書的人只能等著自己的來電,會想睡覺也是很正常的,溫潤的聲音輕笑了幾下,向另一端表示並沒有怪罪的意思。


「但是呢、為什麼在睡前碎念著食物的名稱跟好像是作法的感覺呢?」

「咦?真的嗎?」

「嗯,昨天聊到一半還問妳明天幾點的課快睡吧,結果傳來的卻是『牛豬肉各半混和,加入蛋跟調味料充分攪拌......』,我雖然有吃東西了、但是聽到曜ちゃん拿手...

 

【曜梨】

聽的到──

早晨街道清脆悅耳的蟲鳴鳥叫聲、過於安靜所以有點刺耳的車輛行駛聲、輕快腳步踏在柏油路上的步伐聲、耳機麥克風在風衣上細碎的摩擦聲、還有讓半夢半醒中的人安心的穩定吐息聲。


「梨子ちゃん、已經到路程的一半囉!」


透過耳機傳來的清亮聲線,還在跟睡魔拼鬥的被團裡只能吐出含糊的應聲,線路另一頭傳來不太明顯的輕笑聲,床上的人有些不滿的開口。


「笑什麼......」

「沒事,只是覺得、不管聽幾次,還是覺得睡夢中的梨子ちゃん超可愛的。」

「......笨蛋曜。」


被窗簾底擋住光線的房間內,昏暗的光線讓床上翻滾的酒紅還沒有想起床的意願,尤其是耳邊傳來戀人朝氣的聲音。...


 

【曜梨】知らないこと

好久不見,2nd live之後二期也開始了,今後還要努力填坑,時間啊~再多給我一點時間啊!
電腦evernote打不開實在有點辛苦......

----------------

最近早晨起來時,喉嚨總會感到比較乾澀,大概是因為開著空調,房間內的濕氣被降低了吧。
看著手機上起床時間比平常晚了一些,曜直覺是昨天製作衣服讓自己比平常晚睡了很多導致沒有準時起床,不過想著大家看到的新服裝閃亮的眼神,這些疲憊馬上又一掃而空。

好在今天剛好沒有晨練,還有充裕的時間讓自己吃完早餐,雖然出門時腦袋覺得有些困頓,以元氣、精神的擔當者仍是邁起步伐前往學校。

*

「早安!曜ちゃん!」
「早安、千歌ちゃん。」

沒有看到自己想念的酒紅,前...

 

【曜梨】


跟曜的初吻是帶著泳池消毒水、銀灰身上才有的清香......


因為想先聽一下曲子的樣貌以利思考服裝的主題,曜今天特別找我留在音樂教室。很自然的坐到我旁邊的人隨著音樂不時左右搖擺著,在演奏結束時水藍睜開了雙眼看向我。


「梨子ちゃん的音樂果然還是最讓人能放鬆的呢。」

「但是這次的可是情歌喔。」

「所以......」


──這樣的話能讓梨子ちゃん的創作更順利嗎?


應該是帶著情愫的舉動卻在中途讓我縮了下身體。


「──痛!」

「梨、梨子ちゃん,沒事吧?」


沒事。那麼回答的我拉開了兩人的距離,指尖揉了揉剛才覺得有點刺痛的地方,定神看了下曜,伸出手用拇指摩娑著方才輕吻著...

 

【曜梨】

算是偷工的梨子生賀吧?
可以的話真希望一天24小時都可以不用闔眼就是寫文跟看書(抹臉

------------------------

難得的借宿,趁著這個機會本來是想跟戀人有更多的接觸,沒想到眼前的銀髮在頭枕進彈性適中的枕頭後便陷入沉沉睡眠──秒睡的程度令梨子連吐槽的時間都沒有。


鼓起了臉頰,雖然有些不甘,但好不容易才有機會睡在同張床上,梨子起身把睡著沒多久就被主人一腳踢開的薄被蓋回呈大字型睡姿的灰髮人兒身上。

小心的躺回對方從小就持續游泳練習而厚實的臂膀,因為身高的關係,雖然差距不大、但梨子總是沒有機會像現在這樣,抬頭目及的是對方圓弧、較自己健康膚色的下顎,想到這裡梨子還是勾起了嘴角...

 

【曜梨】あなたを思うの夜

Lです
微博好像又可以連結同步過去了,所以就需要一點防雷線了(?)
感謝我兩位可愛的腦洞芙蘭得,總是提供我很棒的標題w

----------------

因為太專注在製作衣服上而錯過了訊息,放下針線發現已是對方傳來訊息後的五分鐘,銀灰對此懊惱不已,簡短的訊息告知自己因為太過疲憊而先就寢的文字。

若是過去,那雙幾分鐘前捏著針線的手一定還是會在手機屏幕上飛快的回覆,但如今已是戀人的兩人在幾周前有了睡前通電話的習慣──為了避免打擾到Aqours的作曲家,電話通常都是由櫻內梨子撥打過來。


渡邊曜現在腦中所想的已不是過去等著對方已讀接著傳來的文字或貼圖的期待,未能在睡前聽到那溫和悅耳的聲音,藍眸黯淡...

 

【曜梨】距離

大家好久不見,Lです。
目前工作上不幸的還沒脫離戰區(苦哈
連載跟點文我會盡可能的寫(笑哭),還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

深夜,只有夜光透進的房間內亮著違和的光線,琥珀色被手機螢幕的燈光照的瞇起,手指點的屏幕時而滑動、時而點停。看著畫面裡兩人的對話又或者照片,酒紅深深的嘆了口氣,起身打算把手機放到書桌上,揭開窗簾的一角看著也是漆黑一片的對房。

手指揪緊著胸前的布料、咬緊了牙逼著自己又深吸了口氣。


「哈啊......」


明明隔天就是跟曜約好要出去約會的日子,為了讓隔天可以一早開始兩人的行程,曜今天住進了兩人共同的好友──高海千歌的家。

一方面為自己的不...

 

© 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