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姬、曜梨、曜all、杏夏病患
自介:https://goo.gl/8NTkwN
電腦版有上標籤,歡迎使用
頭像來源:A-shi(經繪師同意)

【曜梨】恋になりたい愛のうた

⚠️年齡差


--------------------


音樂教室裡,茜色的長髮垂落在琴鍵上,趴在譜架上的人深深嘆了口氣。


『為什麼就是彈奏不出那種感覺呢?』


沉靜了下再抬起頭,最初只有黑白兩色的頁面,現在上面有著各種色筆註記的筆記,用蠟筆特別標出的旋律線。

要不是今天自己是坐在鋼琴前,櫻內梨子都有自己置身於美術教室的錯覺──被畫的色彩斑斕的樂譜,卻沒有與之相同的燦爛樂聲。


原以為搬家離開東京,來到內浦所看到的景色能讓自己有什麼發現。


放棄了思考,雙手重新擺上琴鍵閉上雙眼,任由手指移動在88個黑白鍵上,腦海裡浮現的畫面是──內浦的天空、從陽台看出去的湛藍海面、浦之星的校舍、那雙清澈的水藍……


「唔呃!」

怎麼會想起那個總是一臉笑容、推著自己在體育場上揮汗的人,梨子百思不得其解。


──明明是自己最不拿手的體育.....


但是來到內浦之後,自己的體能好像確實好了不少──那也是當然的吧,每天都要爬那個陡坡才能到學校。

想著,吐槽著自己的想法。





「運動員也是會利用音樂調劑身心的喔!沒有體力也沒辦法好好順利的演奏吧?所以、多動動吧!說不定梨子ちゃん一直卡住的地方也能順利演奏出來了呢!」


如此親暱的稱呼,是渡邊曜對所有學生拉近距離的一種方式,梨子並未感到反感,但對方現在水汪的雙眼、像在哀求著自己參與課程,這樣的眼神讓櫻內梨子感到非常的無措。

敗陣下來的被從樹蔭下半拖半拉的走到太陽下,雖然曜沒有要求梨子下場打球,但兩人也足足繞著操場跑道走了半節課,之後......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雙掌合十坐在板凳的人不停的向自己道著歉,梨子捧著水杯、單手壓了壓額前的退熱貼,試圖讓有些暈眩的腦袋感到舒服些。

自己也沒想到,不過就是在多走動了一下就中暑,體力差的部分也不能怪罪為自己好、陪著自己走的老師。


「休息一下吧、梨、櫻內同學!」


真的是熱暈了,梨子捏著拉鍊又往下拉了一些,原先已經拉開到領口、露出鎖骨的運動服上衣變得可以窺見內裏的樣式,坐在一旁的人慌忙地起身壓住床上人的手。


「老、老師......」

「那個、雖然都是女的......」

「手......」

「──對不起!」



那次之後,梨子的體育成績改由課後留校輔導。

雖說是輔導,但笑的燦爛的教師只是將音樂教室的鑰匙交給梨子,並提醒離開教室的時候要確實鎖上門。





雙手手肘支在鋼琴琴鍵上,不協和的音程讓腦袋自然的冒出「刺耳」的感想,但這都比不上梨子反思複想仍空白一片的樂譜來的苦惱。


「梨子ちゃん。」


耳邊才聽到名字,視野前就暗下了一些,那頂平常戴在渡邊曜頭上的深藍棒球帽被戴到自己頭上。


「一起去看海吧!」

「誒?」

「曜啊,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到海邊,看看那樣的景色,感覺心裡的不愉快、不順心就會消失呢!」

「等、現在?」

「現在可以看到夕陽跟海面的變化,是曜推薦的時候喔!」


像是很自然的就牽起手向外走,棒球帽替梨子遮擋著午後的陽光,但臉頰上的溫度卻好像沒有因此降低。


停車場,明顯就屬於渡邊曜運動派風格的單車,後輪上沒有座椅、只有踏桿成為搭乘者的支撐點。

眼前人像是都要閃出光的水藍,梨子突然擔心起自己的安全,深吸了口氣才站上踏桿,輕扶著曜的肩頭。


「那就出發囉!朝海岸方向!全速前進──!YOSO咕喔!梨、梨子ちゃん!呼吸!不能呼吸了!」


原本抓著座椅邊緣的人在下坡時,因為曜沒有停止加速的衝刺嚇的一把抱緊前面。



「再也、不坐、渡邊老師的車了......」


像好不容易下了賊車般,壓著還降不下心跳的胸口,梨子心情複雜的看著把單車架好,隨意的把慢跑鞋往旁邊一踢,朝自己做出邀請的手勢的人。


彎下腰,除去腳上鞋襪、整齊的疊放在河堤牆邊。


細柔的軟沙沒了陽光照射有些冰涼,陷入趾關節流動的感覺,跟平常溫熱甚至燙腳的觸感很不一樣。


已經把運動長褲拉至膝蓋上的人,一下就跑到了可以被海水淹過腳踝的地方。

緩步的跟著踩入水中,沁涼的海水沖上腳背,洗去有些粘膩在腳上的細沙。


「那麼嚴肅的死盯著,感覺海浪都要被妳嚇跑了。」

「還不是老師妳擅自把我拖來......啊!」


突然的水花躍上臉頰,梨子一時只來得及用手遮擋,但仍有部分水珠滴上髮絲及單薄的制服。

發現又是自家老師自顧自的玩鬧起來,梨子袖子一捲也反擊了回去,無奈對方可是體育老師呢,就算在難以奔跑的沙灘上依舊很輕易的躲開,反觀自己上衣跟裙子都濕了不少。




「──給!」


脫下幾乎沒什麼沾上水的運動外套,披上坐在石階上的人。


「可愛的學生萬一感冒可就不好了、哈嚏!」

「這種時候才擺出老師的樣子......」


原打算拉開披在身上的運動外套,回神時才發現被對方從背後抱住。


「──渡!」

「這樣比較好,不覺得嗎?」


還想掙扎的梨子在聽到曜哼唱的旋律時靜了下來。


「為什麼?」


那段自己僅僅在夢中出現過一次便想不起的弦律。


「夢裡、有人坐在音樂教室裡演奏的曲子......」


曜的聲音很沉穩、一反平常活力的語調。


「──像是迫切的想表達什麼,心裡有股躁動不安的情緒,就像......」


──就像戀愛一樣。



「私自在課後輔導期間把學生帶出校外,要是讓梨子ちゃん的parents知道,渡邊老師妳知道這consequence嗎?」

「欸、因為,梨子ちゃん看起來很困擾嘛......啊哈哈......」

「看在好像真的有help到梨子ちゃん的份上,這次Mary就不給可愛的曜punishment。」


白嫩的手指搭在渡邊曜著運動外套的肩上,這個從以前就很照顧自己,卻又常常有著外國人過份親密距離的前輩,灰髮人有些無奈的側開臉。

但當初對自己說:「讓那孩子在輔導時間去practice吧。」正是身邊這位總帶著神祕氣息,不按牌理出牌的理事長所提議的。


「渡、小原理事長好。」

「Ciao!是來找心愛的曜老師嗎?」

「咦?」

「渡邊老師可要好好指導可愛的student喔──!掰掰!」

「鞠莉!」


守序的在進入職員室前輕敲了門兩下才拉開門,對櫻內梨子來說已經過於習慣只有渡邊曜在放學後,或是假日期間的職員室,琥珀在發現平常習慣的位置出現的是一頭金髮才止住到嘴邊的話。

面對預期中也該出現的人,理事長一手向櫻內搖著,一手摟住坐在椅子上的人蹭上臉頰,才擺擺手留下兩人的空間。



「哈......所以,梨子ちゃん找曜有什麼事呢?」


深深嘆了口氣,揉了揉臉重新換上笑容、抬頭望著手裡抱著五線譜稿紙、皺褶眉的女孩。


「新寫好的曲子,想請渡、想給曜ちゃん聽聽看。」


有些強硬的改變了稱呼,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人,在自家老師起身摸著頭的時候更是脹紅了臉。




那日在海邊,曜所喚回的心情,終於化為音符。


──喜歡妳的心情,現在就想傳達給妳。


评论(3)
热度(66)

© Liberty_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