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姬、曜梨、曜all、杏夏病患
自介:https://goo.gl/8NTkwN
電腦版有上標籤,歡迎使用
頭像來源:A-shi(經繪師同意)

【曜梨】昔日

久等了!

悠爸爸的點文/

小#曜梨#超可愛的(摀心

 @悠祤 

-------------------------


白色水兵上衣、藍色牛仔短褲,小女孩抱著懷裡的海鷗玩偶在寬敞的甲板上蹦跳著。


「──是海!」


身穿船長制服的人漫步跟在女孩幾步之後,也不擔心正攀著欄杆的人會不會有摔下水的可能。


「曜、以後也要像爸爸一樣成為船長!」


水藍閃爍著期待,攀在欄杆上回頭時被遮住了朝上的視線,為了扶正寬大的船長帽、在欄杆上失去平衡前,為女孩戴上帽子的人穩穩的將人抱回了甲板上。



海岸邊,沖刷著碼頭、船隻的海浪聲,停駐在繫纜樁又或是翱翔在空中的海鳥叫聲,渡邊曜從小就聽著這樣的聲音長大。

閉上雙眼,耳邊捕捉到一種不同於這些自然聲響的樂音,預測著距離、跟早已熟透的船隻構造,小小的身影跑了起來。


越靠近宴會廳,那種美妙的聲音便更加的清晰,雖然只是簡單的節奏跟音型變換,但從未聽聞的聲音,曜一手扶著船長帽、一手抱緊了海鳥布偶,腳下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咦?」


小小的身影探出頭時先發現了黑色的三角形物體,聲音好像就是從這邊傳出來的,躡手躡腳地靠近,在轉向平滑線條的一側時撞上了一好看的酒紅。


「嘎!」

「啊!對、對不起......?」


琴聲停下了,密色的雙眼好像因為驚嚇開始眼泛淚光,小船長想安撫對方又不知道該怎麼做的半張著嘴。


「──給妳!」


想起自己初次上船,因為身體不適而哭喊著。

那個將嶄新的海鳥玩偶交給自己、戴上船長帽,安撫自己情緒的身影。

咬著唇,曜將珍愛的海鳥玩偶塞進了女孩懷裡,原先鼻頭都紅起來的臉現在轉為疑惑的望著小船長。


「喬瑟夫是曜的好朋友!曜是這艘船的船長......不要害怕!曜跟喬瑟夫會保護妳!」


兩張小臉妳看著我、我看著妳的,女孩似乎沒有聽明白曜的意思,只是拿著玩偶歪著頭,直到曜頭頂上的船長帽滑著蓋住自己的臉,兩人莫名的尷尬才被坐在琴椅上女孩銀鈴般的笑聲打破。


「──謝謝。但是.....」

「曜!」

「曜......ちゃん把喬瑟夫給我這樣好嗎?」

「唔......」


似乎是發現了小船長捏皺的衣襬,女孩捏了捏懷裡的玩偶,猶豫著是不是把可愛的絨毛還給緊盯手裡玩偶、咬著唇的人。


「沒、沒關係的!因為曜是船長!讓船上的所有人開心、安全,就是船長的職責!」


扶正過於寬大的船長帽,說到後面,抬起右手、五指併攏,食指尖輕靠在右眉角,回以女孩屬於渡邊曜獨有的燦爛笑容。

女孩笑了,這次沒有被船長帽遮住視線的人莫名的紅起臉頰。



「吶、這是什麼啊?」


好奇的水藍扶了扶又倒向一邊的帽子,望著剛才演奏著這塊黑色三角的女孩。


「鋼琴。」

「鋼......琴?」

「要彈彈看嗎?」

「可以嗎!」

「曜ちゃん不是這艘船的船長嗎?」


被對方點醒诶的一聲,曜才搔著臉頰,兩手撐著椅子,攀上對自己而言有點高度的鋼琴椅。


原以為坐在鋼琴前會發現些像船艙內,或是餐廳在平台上的按鍵、器具或是轉盤,但現在視線所及之處只有黑白兩色,鏡面漆反射著頭上的水晶燈飾,也映著曜有些失望的神情。


「因為沒有大人,琴蓋對我們來說都太重了。」


露出帶著歉意的笑容,女孩重新把手擺上琴鍵上白色的部分。


「在這塊黑色板子下,有各種粗細的琴弦跟小木槌,鋼琴的聲音就是這樣跑出來的。」


十指搭搭的按著琴鍵,跟剛才聽到的曲子又不一樣了,而且這次是坐在演奏者旁的位置,曜瞪大了雙眼就怕錯過眼前那雙躍動的十指。


曲終,小小的雙手乖巧的放回膝上,曜努力的拍著手,女孩有些害羞的笑著、十指交叉了起來。

發現掌聲不只是從曜自身傳來,坐在鋼琴的兩人同時朝出聲的方向望了過去。


「媽媽!」


輕巧的滑下鋼琴椅,女孩跑了幾步又跑回曜面前。


「我要下船了,曜船長不能沒有好朋友的陪伴吧!」


玩偶抱枕重新被放回自己腳上,在對方轉身前,曜輕輕拉住了對方的手。


「這個!」


將自己戴在手上的東西拿了下來套上女孩白皙的手腕,是一條以水色為主編織的手環。

女孩小聲的道了謝便跑向自家家長所在之處。


「那麼快就找到爸爸以後工作的地方了啊?」

「嗯!」

「那孩子是?」

「是這裡的船長喔媽媽!」



在女孩離開自己視線後,曜才捏著海鳥玩偶,獨自拼湊著迴盪在耳邊的聲音。


「我叫櫻內梨子,謝謝妳、曜ちゃん。」


评论
热度(28)

© Liberty_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