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姬、曜梨、曜all、杏夏病患
自介:https://goo.gl/8NTkwN
電腦版有上標籤,歡迎使用
頭像來源:A-shi(經繪師同意)

【曜梨】距離

大家好久不見,Lです。
目前工作上不幸的還沒脫離戰區(苦哈
連載跟點文我會盡可能的寫(笑哭),還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

深夜,只有夜光透進的房間內亮著違和的光線,琥珀色被手機螢幕的燈光照的瞇起,手指點的屏幕時而滑動、時而點停。看著畫面裡兩人的對話又或者照片,酒紅深深的嘆了口氣,起身打算把手機放到書桌上,揭開窗簾的一角看著也是漆黑一片的對房。

手指揪緊著胸前的布料、咬緊了牙逼著自己又深吸了口氣。


「哈啊......」


明明隔天就是跟曜約好要出去約會的日子,為了讓隔天可以一早開始兩人的行程,曜今天住進了兩人共同的好友──高海千歌的家。

一方面為自己的不安感到困擾,另一種程度又覺得自己是不是想的太多,握緊手中的長扁方盒,螢幕再度亮了起來......


*


「明明,住在我家也是可以的......」

「所以就打電話給前輩求救了嗎?」

「果南さん!」

「啊哈哈、我知道的啦,因為一直都跟千歌還有曜在一起,又不好意思跟本人──」

「果南さん,請跟鞠莉さん多學學讀空氣的技能好嗎?」

「呃、抱歉......」


左思右想了一番,在成員之中這個時間點、又最有可能為自己排解這種心情的人,雖然覺得有些抱歉但梨子最後還是撥出了號碼,電話的另一頭在道歉後沉默了下才又發話。


「我嘛.......先前因為黛雅去住了鞠莉家的時候大概也是這種感覺吧,明知道是最為信任的朋友,心裡卻有股莫名的焦躁感,甚至想著──要是能有跟黛雅能獨處的地方就好了,這樣的想法。」

「但是──」

「──但是在現在的時間點是不太可行的。」


聽到連果南都那麼說,梨子胸口又是一陣緊縮,抿住了唇繼續靜靜的聽著前輩的話。


「但是兩個人原本就來自不同的家庭、生活環境,原本就會有摩擦,要是真的覺得難受、在意的話,還是盡早跟對方誠實的說吧,我相信曜會好好為梨子著想的。」

「欸?」

「雖然過程中自己會做很多各式各樣的掙扎吧.......」

「果南さん也?」

「這個還請放過我,我想我說的已經夠多了,剩下的就是梨子要自己跟曜說明白的部分囉!」

「嗯。」


掛斷電話後,屏幕顯示著有未讀的訊息,沒有聽到提示聲大概是剛才太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了吧──邊想著,梨子點開了訊息。


『梨子ちゃん睡了嗎?』

『還沒。』

『太期待明天了嗎?(笑』

『不是。』

『怎麼了嗎?感覺、心情不是很好?身體不舒服嗎?』


看著手機鎖屏上跳動的對話視窗,這次纖細的手指沒有解開畫面,滑坐在床邊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對方的問題。


『吶、梨子ちゃん可以開一下窗嗎?曜選手現在馬上飛奔過去!YOSORO!』

「什麼啊.......這個笨蛋。」


讓手機滑出手心躺在地上,側著身再度瞄向窗簾外──等!

穿著深色T恤、綠色帽T外套加上短褲還有那副少見的深色膠框眼鏡──渡邊曜,現在正嘗試跨出千歌房間的窗台。


「渡邊曜妳是笨蛋嗎!」

「噓!梨子ちゃん!這樣會吵到其他人的!」


拉開窗,櫻內梨子不顧現在是什麼時間點喊了出來,窗台邊的人則眨眨眼、壓低了聲音,跨在一半的腳不但沒打算收回去的樣子還朝自己比了敬禮的手勢。


「所以說妳現在在做什麼!」

「因為,感覺有人好像寂寞了啊。」

「那、下次好好地待在我身邊啊......」


在逐漸模糊的視線裡,梨子看到慌忙收回腳、一下變成慌忙想幫自己擦眼淚又搆不著的人,破涕笑了出來。


──這一切,都只是自己想太多了呢。


评论(8)
热度(69)

© Liberty_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