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姬、曜梨、曜all、杏夏病患
自介:https://goo.gl/8NTkwN
電腦版有上標籤,歡迎使用
頭像來源:A-shi(經繪師同意)

【杏夏】MONSTER

齊藤朱夏的心裡有一頭小野獸。


雖然對自己很容易欠缺自信,站上舞台前總是要與自己多次的心裡喊話,才讓人看見她享受著舞台的那個樣子。

作為Aqours最年幼的成員,齊藤朱夏又有顆不服輸的心──被成員形容成努力家,有時候甚至給人安心的感覺。


「看著朱夏笑的時候就覺得能放下心呢。」

「咦?不過就是呆呆的笑而已喔?」

「嗯,就是那樣喜歡。」

「诶?」


──嗯,字面上的意思。


──我喜歡妳,朱夏。



前言收回,雖然很喜歡伊波杏樹,但是心裡的小野獸卻給不了朱夏告白的勇氣。

雖然之後逗弄臉皮薄的戀人次數變多了,但是齊藤朱夏依舊踏不出自己內心的最後一步,壓抑著在心中蠢蠢欲動的小獸。


路途有些搖晃的小型遊覽車廂內,很自然坐在一起的兩人,上車沒多久杏樹就進入夢鄉靠上矮了一截的肩膀。

想盡辦法挺直了身體,不想讓杏樹醒來嫌著睡的脖子酸。

因為期待著可以碰面變成前一天有點睡不著,像要出遊教學的小孩子,說實話朱夏也頻頻打著哈欠,但是呼吸間嗅著杏樹身上的味道,目光直盯著短褲下的大腿、攤放在兩人腿間的手。


雖然也是有被反擊的時候,或是突然掉了線說出什麼讓自己害羞的話,可是每當看見杏樹比自己紅上一倍再錯開的眼神,齊藤朱夏內心的焦躁變又更深了一層。


想有更親密的關係,想要只有自己能看到的伊波杏樹。


躺倒的兩人,交扣的十指,幾十次幾百次的唇舌纏繞都不足以讓內心的野獸滿足。

手指沿著因為舞台演出剪短的髮絲、因為疲倦而有些消瘦的臉頰、原本要扎起馬尾才能窺見的後頸,現在時不時引誘著自己。


──朱夏。


指尖滑過鎖骨,在衣物隆起處停頓了下卻下不了手,腦內喧囂著「想要。佔有。讓伊波杏樹成為齊藤朱夏的所有物。」。


──溫柔一點。


探入衣物下襬,肌膚的觸感、跟自己一樣紛亂的心跳,朱夏這才露出笑容。

『原來我們都一樣,對彼此渴望。』

不知道從哪裡原生的勇氣,抬頭望向從剛才就一直輕撫著自己頭髮的人,潮紅的雙頰、帶著笑容注視自己的雙眼。


──拜託了。


閉眼吻上對方,隻手向下探去。


──我喜歡妳,杏樹。比任何人都喜歡。


评论(2)
热度(53)

© Liberty_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