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姬、曜梨、曜all、杏夏病患
自介:https://goo.gl/8NTkwN
電腦版有上標籤,歡迎使用
頭像來源:A-shi(經繪師同意)

【梨夏】Aquatic sin

趁著河道推特一片哀聲(?)偷偷偷渡這篇(落跑

--------------------

同性之間一起洗澡似乎沒有奇怪之處,但若對方是戀人的話又是如何呢?

被年下的戀人邀著一起洗澡的梨香子現在有些混亂。


「那齊藤先洗囉!」

「喔、嗯......」


唰唰的流水聲,朱夏泡進浴缸裡邊抱怨著梨香子太晚進來,讓自己沒辦法體驗被戀人洗髮的樂趣,接著像發現了什麼開口。


「梨香子,可以過來一下嗎?」

「嗯?」


用毛巾只掩著部分部位的人走近了在泡澡的人蹲了下來。


完全沒有想到是前幾日兩人歡愛後留下的痕跡,朱夏伸手輕觸著對方胸上的紅痕。

雖然都是女性,但突然的胸部被碰觸仍讓梨香子嚇了一跳。


「抱、抱歉!會......會痛嗎?」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摸著哪裡的人還以為是自己弄痛了年長的戀人。

看著那雙只有擔心的純真雙眼,梨香子真有點後悔自己怎麼會跟那麼單純的孩子談起戀愛呢?

『──但是,這樣也好。』念頭一轉,拉住那隻縮在半空中的手貼上胸口,這次感覺到自己心跳的人總算露出慌張的神情,就算在濕氣朦朧的浴室也能發現那張急遽竄紅的臉。


「朱夏......。」

「等!梨、梨香子!我、齊、齊藤不是故、故意的!」

連習慣性的自稱都能咬到舌頭,梨香子輕笑了出來,挪動上身靠向已經張著嘴呈現當機狀態的小動物。


「──唔嗯!」


輕鬆的入侵口內,明明有著良好柔軟性的人,現在身體卻僵硬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不管是交換的津液、肢體接觸之處都讓人熱得像要融化一般。

已經被水打溼的短髮服貼在耳邊,前幾天梨香子完全沒派上用場的手從對方後腦勺、慢慢摸到臉頰,將濕髮勾至耳後,張嘴輕咬著對方小巧而敏感的耳。

前幾天攻氣十足的人現在發出陣陣咿咿嗚嗚的喘息聲,等到耳邊已經變成有些哽咽的求饒聲,梨香子才戀戀不捨的鬆開紅透的耳朵,臉貼著臉在朱夏耳邊說著。


「朱夏不有點自覺的話,可是會引人犯罪的喔。」


评论(10)
热度(64)

© Liberty_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