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姬、曜梨、曜all、杏夏病患
自介:https://goo.gl/8NTkwN
電腦版有上標籤,歡迎使用
頭像來源:A-shi(經繪師同意)

【曜梨】君が描くstory

只是前幾天突然有了腦洞順手寫的,好像接不太上之前寫的師生曜梨呢(思

嘛、總之是曜年上的師生篇喔!
那麼,我的眼睛也該休息了......
好像該找花店曜梨的題材了,希望可以維持月更?

-----------------

「上了大學的你們啊!可是要繼續好好努力的,別以為就可以爽玩四年的!」


講桌前著白藍相間運動外套的人正進行著班級最後的課堂。


「那麼、祝福大家,畢業快樂!」

「欸──還以為老師會給什麼祝福語呢!」「老師不及格!」「對啊對啊!」

「你們啊,挑東挑西的不快離開這裡,等下都給我去跑操場啊!」


果然還是這招最有效了,雖然跟這些學生總是打打鬧鬧的,誰都知道分別了、相聚就沒有那麼容易。跟著一群群學生做了最後的道別,平時吵鬧、偶而雜亂的教室靜的讓人有點發慌。


*


空無一人的教室,銀灰獨自一人站在教室尾端。


『黑板上的字跡、塗鴉還是得擦掉呢......』


信步向前,手指輕撫過一張張陪伴著自己與學生們歡笑、努力的課桌。


雖然是中途接任這個班級的班導師,但濃厚的畢業氣息,總覺得自己與這班孩子相處了超過一年半以上的時間。渡邊一面擦著黑板,一邊想著過去的點點滴滴,最後板擦停在黑板上寫著值日生的位置──應是單調直線寫著當日值日學生的地方被畫上了小傘,右邊用粉色粉筆寫上了RIKO,餘下的位子,渡邊往下看到了粉筆槽內僅剩半截藍的粉筆。


*


雖然是畢業的日子,櫻內梨子也沒有想要提早回家的意思,一如往常的待在音樂教室彈了下琴。

聽到最後離校時間的廣播,收拾了東西、鎖上拉門,以往會走向職員室歸還鑰匙的酒紅走向了另一邊。


『果然是離開了呢......』從走廊觀察著教室內的動靜,被擦拭乾淨的黑板讓那雙澄金又黯淡了一些。


「咦?」


踏進前門,櫻內這才發現一扇窗戶邊被吹著飛舞的窗簾,熟悉的身影被遮掩在純白的簾後。


「渡邊......老、師?」

「啊、終於來了呢。」


被風吹開的簾後有著這些日子困擾著自己、陪伴著自己的笑容,就連將要離開的這天,眼前的人嘴角也是帶著那麼溫柔的弧度。


「抱歉呢、做了不好的示範。」坐在課桌上的人站直身拍了拍屁股。


「老師還在這裡的話應該不是要說這個吧。」

「講話還是一樣呢......」

「那是因為老師太容易逃跑了。」


像是被點破了什麼,年長的人難得露出困擾的表情,朝梨子伸出了手、做出邀請的動作。


「梨子ちゃん,可以吻妳嗎?」

「那不需要唔......!」


搭上那隻比自己厚實的手,在還沒回覆對方話之前就被拉進懷裡、堵上了唇。


『果然,自己喜歡上的人實在太狡猾了。』



黑板溝槽內沒了粉筆,相合傘的左邊有著水色的筆跡──YOU。


评论
热度(51)

© Liberty_You | Powered by LOFTER